全站
  • 全站
  • 新闻
  • 产品

业务咨询

18923180110

NEWS

新闻动态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资讯 > 欧美买家不愿意继续进口俄罗斯金属

欧美买家不愿意继续进口俄罗斯金属

日期:2022-09-21 11:17:31 作者:万钧金属 阅读:979

贵 金属新合同的谈判不仅影响全 球贸易格局,也影响交易市场定价。

每年的9月被全 球金属界称为“配对季节”,因为9月通常是每年金属贸易商与供应方开始为来年新合同谈判开始的时点。而在今年乌克兰局势升级并持续发酵至今的背景下,许多金属交易员心中Z关注的问题在于:俄罗斯的供应将会发生什么变化?

俄罗斯是铝、镍、铜和钯的主要生产国之一,这些金属目前为止还未被列入欧美对俄罗斯的制裁之中,乌克兰局势升级前签订的供应协议意味着,来自俄罗斯的这些金属的销售基本上还一直保持流动。但眼下,一些交易员和业内人士表示,随着新合同正在谈判中,欧美贸易商可能越来越不愿意接受俄罗斯金属,而这种贸易商对俄罗斯金属生产商的“自我制裁”可能会多年来扰乱全 球金属市场的贸易动态,造成地区市场之间的分裂,令那些仍愿意购买俄罗斯生产的金属的企业试图以低价收购俄罗斯金属。

同时,他们预计大量剩余的俄罗斯铝将在伦敦金属交 易所(LondonMetalExchange,LME)被交易,可能会造成全 球基准交易市场的扭曲。

欧美贸易商料将“制裁”俄罗斯金属

在乌克兰局势升级后,包括俄罗斯铝业巨头——联合俄罗斯铝业国际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俄铝”)和另一家俄罗斯金属巨头、全 球领 先的钯和精炼镍生产商诺里尔斯克镍业公司(下称“诺镍”)均未受到美国或欧洲的制裁。但就在新合同开始谈判的时点上,已有多家欧美贸易商宣布新的一年将不会接受俄罗斯金属,“自行制裁”了俄罗斯金属生产企业。

9月7日,挪威海德鲁公司(NorskHydro)表示,旗下为汽车和建筑业提供铝产品的部门将把俄罗斯生产的铝排除在2023年采购交易之外。此前,全 球Z大的铝材买家之一的诺贝丽斯公司(Novelis)也在9月初表示,其欧洲工厂明年将不会再买入俄罗斯的金属。该公司发言人称,诺贝丽斯发布的一份2023年欧洲工厂供应商招标书中已经明确声明,不允许采购来自俄罗斯的金属。作为全 球领 先的铝压延产品制造商,兼全 球Z大的铝回收利用公司,诺贝丽斯公司的表态可能会在行业中起到关键作用,为接下来行业内的合同谈判定下基调。

外媒援引几位参与市场的交易员私下讨论时的信息称,尽管南欧的一些贸易商可能会更灵活,愿意以折扣价购买俄罗斯生产的金属,但总体而言,欧美买家将会越来越不愿接受俄罗斯的金属。

“2023年,我们绝不会继续从俄罗斯购买。”海德鲁公司负责挤压铝产品业务的执行副总裁沃顿(PaulWarton)称,“我不知道这些铝现在会流向哪里,可能会流向亚洲、土耳其和其他对购买俄罗斯金属没有采取强硬立场的地区。”

镍和钯等领域的主要俄罗斯供应商也面临类似的趋势,但俄铝在欧洲市场的地位尤为突出,其一直以来向欧洲提供的一些对汽车制造和航空至关重要的专业铝产品将难以替代。与其他金属相比,铝也是Z容易受到欧美贸易商“自我制裁”影响的市场,因为其他一些可能接受俄罗斯金属的亚洲国家自身的铝生产充足,这使得俄罗斯更难将销售转向亚洲。

值得一提的是,这种欧美金属贸易商对俄罗斯金属态度的转变还正值能源成本飙升挤压欧洲国内铝冶炼厂之际。不过沃顿表示,该行业应该能够通过寻找俄罗斯金属的替代供应,比如从中东进口来填补需求缺口。

而据外媒援引知情人士消息,尽管一些欧美大买家就新合同犹豫不决,但根据2020年签署的多年供应协议,俄铝仍计划继续向嘉能可公司提供大量货物。此外,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诺镍通过与客户的早期讨论发现,欧洲买家将在来年减少对其产品的采购。这位人士说,现在估计影响有多大还为时过早,诺镍在全 球产量中的巨大份额意味着欧美买家很难找到替代来源,而诺镍也准备将部分销售转向亚洲。对于上述消息,俄铝和诺镍的发言人没有回应置评请求,嘉能可也拒绝置评。

不论如何,随着合同谈判的进行,金属行业需要权衡在全 球经济低迷下需求疲软的前景与欧洲供应紧缩前进之间的关系。在欧洲,能源价格飙升已迫使部分冶炼厂削减甚至停产。交易谈判的一个关键部分将是欧美贸易商愿意为交付到当地港口的金属支付的交付溢价。欧洲供应商预计,对俄罗斯金属日益增长的反感情绪将给欧洲贸易商带来谈判优势,而俄罗斯金属巨头们可能需要对交付溢价给予折扣以吸引买家。

LME密切关注怕再惹麻烦

而新一年合同的谈判不仅牵动着全 球贸易格局,正如高盛的分析师斯诺登(NicholasSnowdon)近期在巴塞罗那举行的Fastmarkets铝业会议上所指出的那样,如果俄铝等在欧洲的销售额确实大幅下降,这些俄罗斯金属巨头可能会将过剩的库存转移到交 易所,而此举可能会给期 货价格带来进一步压力。如果金属期 货交 易所因此成为行业消费者不愿购入的俄罗斯金属的倾销场,也可能会迫使交 易所重新评估其立场。

事实也确实如此。据外媒援引知情人士消息,LME及其成员也正密切关注着合同谈判的进展,这是其董事会和金属委员会会议上近期经常讨论的话题。LME的一位发言人表示,LME不打算在政 府制裁范围之外对俄罗斯供应商采取独 立行动,但正在对情况进行审查。

而LME的关注绝 对事出有因。今年3月7日~3月8日,在乌克兰局势发酵之际,LME镍交易上演了一场史诗级的逼空风波,镍价一度涨至10万美元/吨的历史高位。随后,LME于3月8日宣布暂停镍交易,并取消了3月8日0点后的所有交易。经历约一周的暂停之后,LME镍交易重启并历史性地设置了涨跌停板制度,还首 次要求向交 易所披露通过衍生品进行的场外交易。当时“被作废”的交易总价值达39亿美元,这种追溯性的操引发了众多市场参与者的不满和市场对LME的信任危机,尤其是那些本应从中获利的机构。

正因此举,截至目前,LME仍面临众多金 融公司的集体诉讼。目前,LME已委托奥纬咨询(OliverWyman)对此前暂停交易这一事件进行独 立调查,英国金 融市场行为监管局(FinancialConductAuthority)和英国央 行(BankofEngland)也已对此事展开调查。


189-2318-0110